荔枝app69

两架专机,一前一后的停靠在了T市的飞机场上。

白纤纤醒了。

她是被厉凌烨吻醒的。

最近的小妻子太嗜睡了,明明从昨晚上睡到今天近中午,可一上飞机,居然在沙发上坐着坐着看看电视也能睡着。

有点担心的厉凌烨见叫不醒,干脆就用吻的。

不然,当着老妈和儿子的面,还有小姑子和小姑子女儿的面抱着白纤纤下飞机,他自己是无所谓,只是于她来说,多少有点那啥……那啥……

反正就是那啥了,具体的他也说不明白。

白纤纤激棂一下坐起,“到了?”感觉不到飞机在动,那应该就是已经平稳落地了。

她这又是睡了全程?

“嗯,到了。”厉凌烨点点头,伸手就要拉她站起来,然后准备下飞机。

不想,白纤纤直接拍开了他的手,“我给雪雪打个电话再下也不迟。”她可没忘记飞机起飞前的她的那通没有人接听的电话,这一醒来,就惦记上了方文雪。

厉凌烨一脸阴郁的站在白纤纤身侧,可当看到她紧张的等着那边接起时的小表情,心口突的一软,“总是相爱的两个人,你也别太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风语者美眉纯净迷人

白纤纤白了厉凌烨一眼,一付你什么都不懂的表情,方文雪要是没什么事一定会在看到她电话时第一时间接起来的,就算她打的时候方文雪没听到,过后只要发现了她的未接来电也会回过来的。

但是刚刚她重新又拨过去的时候,根本没有方文雪之前的来电显示。

那就是,在她上飞机前打过了那边没接以后,又过了两个小时,方文雪也没有回她的电话。

出事了。

出事了。

心底里这道声音一直在叫嚣着,叫嚣着白纤纤整个人都有些坐立不安了。

厉凌烨干脆坐到了她身侧,轻轻一拥,就把她拥到了自己的怀里,陪着她等那边接起,“放松,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如果是从前,厉凌烨这样低沉悦耳的声音的保证,绝对能稳住白纤纤紊乱的心绪,但是此时此刻,一点用都没有,方文雪越不接,白纤纤越担心,听着手机里的手机铃声,脸色都惨白了许多。

眼看着方文雪不接电话,厉凌烨皱起了眉头,干脆就拨给了慕夜衍,白纤纤找不到方文雪,他向慕夜衍把方文雪要出来就是了。

这个时候,方文雪一定是与慕夜衍在一起的。

昨天方文雪和慕夜衍在机场上发生的事情,他可是知道的。

既然方文雪人是被慕夜衍带走的,他只找慕夜衍要人就对了。

好在,那边只响了一声就接了起来,“厉凌烨,你有雪雪的消息了?”

听到这一句,厉凌烨就知道他这通电话是白白的浪费电话费了,“没有,纤纤在找她,她又不见了?”厉凌烨加重了那个‘又’字,真是不明白女人的脑回路,怎么动不动就是一言不合就玩失踪呢。

白纤纤也玩过一次,不过她并没有刻意的躲避他,不过是离家出走罢了。

从那次离家出走到现在,她都没有随他回过一次水香榭。

看着象是原谅他了,可只要她一天不回他们一起的家,他就不能大意了。

不然,谁知道还会有什么变故呢。

慕夜衍听到厉凌烨这样的反问,就知道厉凌烨也没有方文雪的下落了,想到这里,他随手挂断,生怕这与厉凌烨通电话的时间里,那些有方文雪的消息打进来了,而他却因为占线而没有办法接起来。

“靠,就这么挂断了?”厉凌烨瞪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没想到慕夜衍也会挂他的电话。

“他怎么回的?”白纤纤听到了厉凌烨的问题,但没听到慕夜衍的回答,有点着急。

“他挂了。”

白纤纤脸一黑,此时就有些后悔昨天把雪雪交给慕夜衍了,直接站起了身形,就要下飞机了。

“等等,纤纤,我们一起。”

“不用了。”白纤纤恨不得现在一下子冲下飞机,然后开车直奔慕夜衍的住处,找不到方文雪,她唯慕夜衍是问。

慕夜衍太让她失望了。

才交给他一天,他就把雪雪给弄丢了。

这样的慕夜衍,她鄙视。

厉凌烨只得快步跟上去,好在他人高腿长,追上白纤纤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踏着舷梯而下,那边夜汐带着庆佳和两个小朋友早就下去了,此时正仰头看着他和白纤纤的方向,就差没喊过来‘你们怎么比我们这老的小的还要慢呢’。

厉凌烨也不想这么慢,可白纤纤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必须陪在她身边。

“纤纤,你脸色怎么那么不好?”白纤纤一下了舷梯,夜汐就关切的问了过来。

这一次白纤纤去夜家,不止是给儿子长了脸,还给她也长了脸,请了那么多人都哄不好的小Ali,白纤纤一出手就搞定了,让夜汐对她的好感不由得就增加了许多。

她儿子喜欢上的女人,果然是不会让人失望的。

白纤纤有些不好意思,“妈,我没事的,可能是太疲惫了吧。”

“那赶紧回家休息吧,走,我们上车。”厉家的专车已经开了过来,两辆保姆车,一前一后的驶离机场,自然是夜汐和庆佳带着两个小的很默契的上了一辆,而厉凌烨则是拉着白纤纤上了另外一辆。

白纤纤本是不好意思的要多拉一个人坐过来这一辆的,可厉凌烨的一句话直接让她放弃了。

“难道你想让他们听到你在担心方文雪的事情?”

是的,就这一句,白纤纤就没有再坚持了。

她在等电话,等方文雪打回来。

眼看着保姆车彻底的驶离了机场,白纤纤还是又拨打了一次方文雪的电话。

可这一次,那边直接变成了机械的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方文雪手机没电了。”厉凌烨再一旁解释到。

白纤纤的脸更白了,转身握起了厉凌烨的手,声音喑哑的道:“阿烨,你带我去找她好不好?”

她可以失去任何的朋友,却绝对不能失去方文雪那个在她最艰难的时候,始终陪着她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