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视频旧版本安装

饭毕。

司雪梨借用庄臣的书房。

因为章雨说给她发了庆功会的拟邀名单。

是根据捐出的慈善金额排名的。

名单有将近三百人的名字。

用手机看太不方便了,司雪梨直接开了庄臣的电脑。

司雪梨从第一个慢慢往下看。

每个人的名字后面,有捐款金额,帮助过的慈善项目,以及捐赠物资。

正正是这些人,让她的基金会捐款破亿。

部都是慈善份子。

司雪梨在想要不要私下准备一份伴手礼送给他们。

当看见第三十个名字的时候,司雪梨滑鼠标的动作顿住。

清纯美女街拍复古写真

方谨言。

竟然方谨言也赫然在列

对噢,她一直想撮合司依依和方谨言来着。

还说记者招待会之后再重提这件事。

但都一个月过去了,司雪梨还没把这件事提上议程。

主要是庄臣的突然求婚杀得她措手不及。

记者招待会后的半个月,司雪梨得跟着邹君瑗应付不断上门拜访的庄家人,或者庄臣生意上的合作伙伴。

忙着收礼。

忙着接待。

后来终于闲了点,结果庄臣的眼睛又出事了,一搞就是一个礼拜,而现在又要忙着庆功会的事情。

司雪梨着重看方谨言这个人。

他捐钱比较少,都是捐物资为主。

而且着重的方向是智障儿。

为那些人提供学习用品,或者为那些他提供简单的工作岗位。

这些价值换算起来,使他排在第三十名。

方谨言名字后面打了勾,表示他是确定一定会出席的。

司雪梨看到这里,突然在想,她干脆让司依依也出席庆功会好了,让两人有个碰面机会。

虽然司依依没有捐款。

但谁叫她是基金会的持有人呢。

假公济私一次,不算过份吧。

就是不知道司依依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上次司依依误打开司晨房门,又病发了,不得不用镇静剂迫使她冷静下来。

司雪梨想了想,反正她明天没有事做,决定带司依依出去吃个早茶。

探探司依依现在的状态。

再决定要不要安排两人碰面。

司雪梨想到就做。

她拿起搁在桌上的手机,给司家去电话。

庄臣站在书房门口,透过没关紧的书房门,静静打量房间里的雪梨将近半分钟。

很正常。

雪梨一心一意都在庆功会身上。

证明她刚才的笑不是假装的。

庄臣虽然仍带着疑惑,总觉得雪梨的态度不应该是这样,可确定雪梨是真的开心,他怎么着,也是安心的。

庄臣抬手敲门。

之后推门进去。

雪梨正在打电话,他便不打扰。

便默默走到雪梨身边,盯着电脑里的名单看。

雪梨的光标放在方谨言的名字上,看来,她又想撮合司依依和方谨言了。

电话是司家佣人接的。

司雪梨交待说明天早上九点带司依依到海宴喝早茶,让他们做好准备。

海宴是林悠悠举办婚礼的地方,司雪梨觉得那里的菜挺不错的,知道有早茶,决定去试试。

得到佣人回复后,司雪梨挂了电话。

“干嘛看我的资料。”司雪梨假装电脑里的是重要机密,抬头瞪了眼庄臣。

庄臣大掌贴上雪梨的脑袋:“我们司总越来越有范了。”

司总。

在他面前称总,就像学渣在三好学习面前称霸,司雪梨不好意思极了。

说起学渣学霸,司雪梨又想起玉萍教授亲自给她拿来的那几本书。

说是第一次考试在她卸货之后?

可是那些书,她还原封不动在房间里放着,连塑封都没有拆开。

天。

司雪梨感觉自已真忙。

“别乱喊。”司雪梨纠正后,视线重新看向电脑。

方谨言的话,她得嘱咐章雨,到时候安排方家和司依依的位置一起才行。

现场的座位不是电影院那种模式,而是一张张大圆桌,可以让大家边吃边看节目。

主桌大圆桌插两个人进去,那天舒静美也一定会陪同的,不显眼吧。

庄臣知道雪梨现在对方家很感兴趣,特意投其所好:“方家做很多慈善,估计是觉得好心一定会有好报,算是为方谨言祈福。”

“真的?”司雪梨并不了解。

“他们在很多慈善机构都有捐款,听闻有个合作了几年的慈善机构出现了丑闻,所以他们开始分散捐赠。投到的基金会里,属于试水吧。如果真能让他们信任,后续捐赠只会越来越多。”

庄臣道。

“嗯,我们一定是货真价实的。”司雪梨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运营。

反正她建立这个基金会的初衷,是真的希望能够帮助别人。

庄臣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他摸出来看。

是庄云骁来信。

点开。

竟然就一个问号。

不过庄臣知道庄云骁想问什么,于是回复一切正常四字。

与此同时。

另一侧。

喧闹聒噪的酒吧。

孙佳碧手里紧握着一瓶XO,喝得眼睛都红了。

她整个人瘫坐在沙发里,看着舞台上劲歌热舞的男女,以及舞池里正在忘我挥舞的客人。

只是,眼前的五光十色都与她无关。

孙佳碧再度抬起酒瓶,将烈酒当水一样灌进身体里。

“佳碧,别再喝了。”秦素真的很担心孙佳碧的身体。

自一个礼拜前,孙佳碧就一直在这里买醉,不分日夜。

公司也不回。

宛如行尸走肉。

“死变态,”孙佳碧恶狠狠剜着身旁的秦素:“没资格叫我的名字!”

秦素的心狠狠抽了一下:“孙总,您别再喝了,难道打算就这样把公司拱手相让么?”

孙佳碧闻言,冷冷:“呵!”

拱手相让?

试问,她曾几何时得到过孙氏企业?

所以,又何来相让一说?

“掌家权杖已经落入那个小屁孩手里,我怎么争?”孙佳碧想到这里,气不到一处来,扬起手,将酒瓶子恶狠狠往地上一砸!

砰!

酒瓶子应声而裂。

只是在现场吵杂的环境,这一声,并不算得什么,很快便被音乐的浪潮覆盖。

秦素也知道这件事。

早在一周前,Queen就已经秘密将掌家权杖传给了司雪梨的孩子,司颜。

也就是那天起,孙佳碧公司也不回了,一直流连在这里买醉。

This entry was tagged .
头像头像

About

You may also like...

Comments are closed.